中国北京艾芬豪矿业联席主席罗伯特弗里兰德(Robert Friedland) 和孙玉峰(Miles Sun) 今天宣布,艾芬豪矿业于2019425日公布的与中信金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金属”) 的直属子公司中信金属非洲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金属非洲”)的定向增发交易,目前已取得中国监管机构所有所需的登记和注册,并计划于2019816日完成交割。

完成交割后,艾芬豪将会从中信金属非洲获得总额为6.12亿加元(4.65亿美元)的现金,而艾芬豪将以每股3.98加元的价格向中信金属非洲定向增发153,821,507 股普通股。届时,中信金属非洲将持有艾芬豪矿业已发行普通股的29.4%。弗里兰德先生将持有约14.3%,仍将是艾芬豪矿业的第二大股东。

这将是中信金属非洲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第二次大额入股艾芬豪矿业,使其在艾芬豪的总投资额达到约10亿美元。这使艾芬豪成为刚果领先的铜和锌金属生产商,以及南非领先的铂族金属、镍和铜金属生产商。

艾芬豪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Kamoa-Kakula铜矿项目的合作伙伴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于2019515日行使其现有的反稀释权,在中信金属非洲完成定向增发交易的同时,将为艾芬豪引入额外的6,700万加元(5,100万美元) 资金。紫金以每股3.98加元的价格行使反稀释权,将会维持持有艾芬豪矿业9.8%的股权。

艾芬豪从中信金属和紫金收到总共超过6.79亿加元(5.15亿美元) 的收益后,艾芬豪将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11亿加元(8.6亿美元)并且没有重大债务。

该现金余额将使艾芬豪可以全数支付Kakula铜矿进入商业生产阶段所需的资本成本(5.4亿美元)。目前,Kakula矿计划于2021年第三季度实现首批铜精矿的投产。

关于中信金属和中信股份

中信金属有限公司为中信股份的全资子公司。作为中信股份在资源能源业务的重要部分,中信金属专门从事铜、锌、铂族金属、铌产品、铁矿石、煤炭和有色金属的进口和分销、白银出口、钢材贸易,以及金属和矿业项目的投资。中信金属的主要矿业投资包括在秘鲁 Las Bambas 铜矿项目持有15% 股权,并带领中国财团收购巴西铌生产商巴西矿冶公司 (CBMM) 15%所有权。

中信股份(SEHK: 267) 是中国最大型的综合性跨国企业集团,资产总值超过九千亿美元。中信股份的业务广泛、遍及全球,主要业务涉及金融、资源能源、制造、工程承包和房地产。

中信股份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是恒生指数成分股。中国国有企业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中信股份58%的股权。

关于艾芬豪矿业

艾芬豪矿业是一家加拿大的矿业公司,目前正推进其位于南部非洲的三大主要项目﹕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 (以下简称刚果”) Kamoa-Kakula铜矿勘探区及南非Platreef----金矿勘探区的新矿场发展;以及同样位于刚果的历史悠久Kipushi---铅矿的大型重建和改善工程。同时,艾芬豪正在其全资拥有、毗邻Kamoa-Kakula项目的Western Foreland勘探许可范围,寻找新的铜矿勘探区。

联系方式

投资者:Bill Trenaman +1.604.331.9834     

媒体:Kimberly Lim +1.778.996.8510

前瞻性信息的警戒性声明

本新闻稿载有的某些陈述可能构成适用于证券法所定义的“前瞻性陈述”或“前瞻性信息”。该等陈述及信息涉及已知和未知的风险、不明朗因素和其他因素,可能导致本公司的实际业绩、表现或成就、其项目或行业的业绩,与前瞻性陈述或信息中表达或暗示的任何未来业绩、表现或成就产生重大差异。阁下可透过“可能”、“将会”、“会”、“能”、“打算”、“预期”、“相信”、“计划”、“预计”、“估计”、“安排”、“预测” 、“预言”和其他类似用语,或透过“可能”、“会”、“或会”、“将会” 和“将”等采取、发生或实现某些行动、事件或结果的用语,以识别该等陈述。

该等陈述包括但不限于:(i) 关于艾芬豪计划于2019年8月16日通过定向增发,以每股3.98加元的价格向中信金属非洲发行153,821,507股普通股以取得约6.12亿加元收益总额的时间表和完成日期的所有陈述;(ii) 关于艾芬豪于2019年8月16日向紫金矿业发行反稀释股份以取得6,700万加元收益的时间表和完成日期的陈述;( iii) 关于艾芬豪的现金余额预计足够全数支付Kakula铜矿进入商业生产阶段所需的资本成本的所占部分(约5.4亿美元) 的陈述;以及(iv) 关于中信金属非洲第二次大额入股艾芬豪矿业,使艾芬豪成为刚果领先的铜和锌金属生产商及南非领先的铂族金属、镍和铜金属生产商的陈述。

前瞻性陈述及信息涉及重大风险和不明朗因素,故不应被视为对未来表现或业绩的保证,并且不能准确地显示能否达到该等业绩。许多因素可能导致实际业绩与前瞻性陈述或信息所讨论的业绩有重大差异,包括但不限于“风险因素”以及本公司管理层讨论与分析报告的其他部分所指的因素,以及无法及时获得监管审批;未知或无法预计的事件导致未能符合合约条件的可能性;有关部门实施的法例、法规或规章或其无法预计的修订;与本公司签订合约的各方未能根据协议履行合约;社会或劳资纠纷;商品价格的变动;以及勘探计划或研究未能达到预期结果或会证明和支持继续勘探、研究、开发或运营的结果。

虽然本新闻稿载有的前瞻性陈述是基于本公司管理层认为合理的假设而作出,但本公司不能向投资者保证实际业绩会与前瞻性陈述的预期一致。这些前瞻性陈述仅是截至本新闻稿发布当日作出,而且受本警戒性声明明确限制。根据适用的证券法,本公司并无义务更新或修改任何前瞻性陈述以反映本新闻稿发布当日后所发生的事件或情况。

基于本公司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管理层讨论与分析报告及其周年信息报告内“风险因素”部分以及其他部分所指的因素,本公司的实际业绩可能与这些前瞻性陈述所预期的产生重大差异。

点击查看 PDF

最新消息

Subscribe to our Email List